咨询热线:+86-027-87777959
行业动态 /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资讯中心

国土部:增减挂钩试点全国化 加速城镇化

        通过增减挂钩,农民获得了新住房,而自身旧有的宅基地被复耕成耕地。在采访时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了解到,章村

村委会准备将耕地的承包经营权全部流转给一家种植户,然后种植户和当地农民签订土地流转合同,种植户需要给

予村民每月约800元/亩的土地租金和农场工作机会,“这种现代化农业也得到了中央高层的赞许。”上述镇江新区

领导告诉记者。

        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陈锡文认为,全国城镇建设用地增加与农村建设用地减少挂钩试点,对农民的拆

迁补偿普遍都太低,不能打着城市化的幌子欺骗农民,造成对农民的严重损害。他指出,当前各地推进农村改革的

积极性很高,也有不少创新性的做法。在总结各地经验的同时,也迫切需要加强指导和协调。

        “陈锡文反对的是采取行政措施逼迫农民上楼,他主张由自然人来建设农场,反对全部交给企业家。他来我们这里

参观过,也觉得我们做得很好。日本战后5万个村庄而到现在仅有500多个,但在中国仅苏州(楼盘)区域的行政村

就有几百个。这个建设强度肯定高,占了那么多的地搞建设,一个村庄节约下来的地,可以相当于江苏省苏北地区

某个县一年以上的用地指标。”夏鸣说。

        据了解,江苏省通过增减挂钩试点新增耕地约5万亩,盘活建设用地5万亩,这一成绩得到了国土部的认可。对此

内人士也普遍认为,江苏省的增减挂钩实践推动了农业现代化,提高了农民收入,对新型城镇化建设具有重要意义。

需给增减挂钩戴上镣铐

        10月29日,国土部发布《节约集约利用土地规定(草案)》(征求意见稿),其中指出,闲置宅基地可自愿有偿退

出。这表达了国土部对于增减挂钩试点的支持态度,同时也为增减挂钩试点增加了一个新的手段。

实际上,增减挂钩是在尊重国家管控土地用途的前提下发明出来的。“通过空间挪移,这一政策满足了城市扩张的

需要,同时让偏远地区的农民与城郊农民一样,享受土地级差收益,但它在实践中需要戴着镣铐。”中国社会科学

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宏观室主任党国英告诉记者。

       “按照国务院的精神,增减挂钩指标不允许跨县交易,但在实践中,很多地方突破了这一规定。我们看到,在一些

经济落后的贫穷农村,有的农民甚至将墓地用于复垦,然后把增减挂钩指标卖到经济发达市区;一些少数民族地区

将具有民族特色的祖宅用于复垦,然后将手里的指标进行出让……这些地区的耕地是多了,农民的日子是富裕了,

但农村的特色文化、农村的精神食粮却消失了。同样,农民虽住上了楼房,但教育、医疗等配套设施并没有跟上,

城镇化建设并没有真正落到实处。”国土部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要反对“广复垦广建设”。

         这样的局面也容易造成城市土地的浪费,“按照国土部的规定,必须在三年之内偿还购买指标金,如果三年后还

不上,土地又被占了,那么这其中的成本谁来兜底?是农民自身,还是政府?”上述国土部人士不无疑虑地问道。

他一再强调,地方政府在执行中需要认真考虑增减挂钩指标的付款方式,否则最后将得不偿失。


版权所有湖北中奥城投  鄂ICP备14013598-1号  技术支持:武汉珞珈学子